建筑机器人产业链(智慧建筑机器人现状)

旋转的黄色塔吊,光滑的玻璃幕墙,从早到晚戴着安全帽的高空作业工人,在城市化的发展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众所周知,建筑行业一直饱受施工安全风险大、生产效率低、施工成本高等弊端的困扰。不可避免的,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愿意进入工地干重活,选择新的行业。

另一方面,随着科技的快速进步,各种人工智能已经融入到各种工业场景中,扫地机器人、手术机器人等AI产品已经无处不在。与此同时,推动建筑行业的智能化转型也在进行中。

当“机器换人”的概念在工业领域兴起时,也引起了众多初创企业的关注,开始了新一轮的“掘金”浪潮。

近日,智能建筑解决方案提供商“大姐机器人”完成B轮融资。本轮融资由高瓴创投独家领投,银橡树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值得注意的是,大姐在半年内完成了两轮融资,总金额数亿人民币。

不可否认,随着行业短板的凸显和数字化的普及,建筑行业正在加速智能化发展,建筑机器人也正在成为科技公司的必争之地。但是像大捷机器人这样的企业能给传统建筑行业输入什么样的智能血液呢?

应运而生的大界机器人

达杰机器人成立于2016年,专注于工程机器人控制系统、智能算法、人机交互等核心技术的研发。目前,公司拥有150多名团队成员,其中研发人员;d占65%。大捷今年在深圳成立子公司,进一步完善建筑产业链和技术人才的战略布局。

建筑机器人产业链(智慧建筑机器人现状)

达杰机器人致力于打造建筑行业生产云平台,创新传统工程分包产业链,自主研发ROBIM建筑机器人工业软件。

2018年,大捷率先推出中国首个建筑机器人模块化算法平台,可与BIM(建筑信息模型)对接,一键生成工业机器人运动仿真,满足建筑行业大规模定制、柔性生产的需求。其复合移动机器人产品可以实现多种建筑技术和场景的切换,提高工厂预制和现场施工的效率。

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达杰与数十家建筑生产企业达成长期合作,提供包括木材、钢材、玻璃、纤维等复合材料在内的智能机器人生产解决方案,提升建筑工厂的自动化和智能化水平,保证预制建筑构件的质量和精度,拓宽建筑生产企业的制造能力。

达杰还推出了建筑工地移动胶囊机器人工厂解决方案,帮助建筑工地实现预制构件的自动化、柔性化生产。

截至目前,达杰已与中国建筑、中交集团、北新建材、浙江建工、山东路桥集团、昆仑绿建等数十家建筑生产企业达成长期合作。提供包括木材、钢材、玻璃、纤维等复合材料的智能机器人生产解决方案,实现建筑行业D到M (design to manufacture)的数字化智能制造。

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我国25个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明显加快。在高技术制造业引领作用不断增强的同时,更多新的投资不断涌入机器人AI领域。

建筑机器人产业链(智慧建筑机器人现状)

自成立以来,大姐机器人也获得了资本的关注。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大杰机器人已获得五轮融资,高瓴创投、白资本、保利资本、龙腾资本、线性资本等多家知名机构相继融资,其中最新一轮融资为高瓴创投独家投资。

虽然建筑机器人给人的印象是高端和英特尔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我国建筑业总产值稳步增长。2019年,我国建筑业总产值248445.77亿元,同比增长10.02%。到2020年上半年,我国建筑业总产值100840.12亿元,比2019年同期下降0.76%。

但目前建筑行业整体工人仍然“供不应求”,年龄偏大。

国家统计局《2020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农民工平均年龄为40.8岁,比2019年提高0.6岁;其中,50岁以上的农民工比例已超过24%。

建筑行业的信息化、智能化迫在眉睫,建筑机器人正在成为建筑行业的“刚需”。

事实上,随着技术和产业链的不断成熟,近年来,工程机器人行业已经进入快速发展阶段。

建筑机器人产业链(智慧建筑机器人现状)

据相关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建筑机器人销量约为1150台。预计到2025年,工程机器人的年销量将达到3200台左右,市场规模为2.3亿美元。

这也是获得资本市场和投资人青睐的关键,无论是VC/PE投资人还是机构,不在机器人企业的创投桌上,也不在机器人产业的投资路上。数据显示,2020年,机器人行业共发生242次投融资,其中融资数亿的案例有67起。

今年4月前,工业机器人成为融资笔数最多的领域,达到28笔,占比42%。该领域包括物流仓储机器人、机械臂协作机器人等类别。

而那些活跃在餐厅、商场、酒店等领域的服务机器人更为大众所熟知。他们的商业化普遍被业界看好,吸金能力极强,因此在2021年的资本评论下备受青睐。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1-4月,服务机器人融资案例多达15起,占比22%。在这一波产业浪潮下,也推动了像大姐机器人这样的工业机器人的诞生。

传统行业向智能化迈进

虽然工程机器人迎来行业风口,但围绕工程机器人的资本风暴仍在继续展开。从整个行业来说,这可能会表现出鲶鱼效应,但从单个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

机器人赛道上不仅有大机器人等原生选手,还有不少地产巨头正在布局赛道:

2018年7月,碧桂园投资800亿成立“博之林机器人”子公司,正式步入机器人轨道,专注于工程机器人的研发、制造和应用;

2018年,绿地控股率先筹划向深蓝科技投资3亿元,并与其合资,一口气成立两家机器人子公司。

“盈创大厦”瞄准的是3D打印的细分市场。抗疫期间,盈创大厦每天为湖北印制15间隔离室;

经过前期充分的调研和准备,“华为IOT”在桂阳财富中心正式亮相其高空幕墙清洗机器人。

实际上是对相关企业提出了更高更细的要求。

首先,我们面临的是落地的问题,这也是企业和投资人最核心关心的问题。施工现场不是可控场景,现场环境复杂。正因如此,机器人的移动性需要复杂的导航能力来适应环境的实时变化,但在现实中,大多数机器人很难适应和改变环境。

其次是技术问题。由于环境的复杂多变,对核心算法的要求更加严格。目前大部分核心部件都是进口的,导致成本占比很大。

最后是人才的问题。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扩大,工程机器人领域的人才资源相对匮乏,高技术人才流失问题严重。

由于国内瞄准建筑行业的机器人厂商没有强大的建筑行业背景和长期的机器人应用技术积累,相比于机器人在成熟工业领域的广泛应用和机器人在建筑行业的广泛应用

但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智能机器人技术与传统建筑的不断交叉融合,钢筋安装机器人、墙板安装机器人、地面打磨机器人等建筑机器人不断涌现。工程机器人作为推动城市化乃至传统产业智能化的组成要素,是一个值得企业共同探索的方向。

来源:新的行业见解

除已声明原创作品外,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编辑整理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选型/询价

在线选型报价小程序正加急开发中~_~,建议先关注我们公众号哟

加入社群 在线客服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