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机器人的真实水平(最先进的国产机器人)

国产机器人的真实水平(最先进的国产机器人)

国产机器人的真实水平(最先进的国产机器人)

新眸产业组作品

作者刘思璇

编辑桑明强

家用机器人已经发展了50年。

这似乎难以置信。毕竟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从科幻作品到现实,机器人只是最近十年逐渐兴起的一个趋势:普及程度不如智能手机,出镜率不如芯片。除了在家里扫地,只是偶尔在无人餐厅和节日聚会上看到。与消费电子广为人知不同,机器人行业更像是一个小圈子里的狂欢,大众对机器人的认识还停留在科普的层面。

一个个进入球场的球员,都能扬名立万,但能做到的很少。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至今仍未突破1000亿元的市场规模,还不到智能电视的1/6,比手机和半导体还不如。天信科技每年都是第一年,推出的产品要么没用,要么不好用。每次离开前都会有一句“机器不如人”的嘲讽。

就像一棵树长在墙里面。外面的人只能闻到香,看不到花。

国产机器人仿佛陷入了迷宫,在各个品类间徘徊,却找不到通往大众市场的出口。犯的错误越多,越急,越会不顾一切地草草收场。就目前而言,也许机器人行业的玩家们应该静下心来,梳理一下过去和未来。

01入局

国产机器人的入门要从2010年算起。

在此之前,中国有近40年的机器人研究历史,但在劳动力过剩的背景下,产业化总是显得格格不入。变量是,2010年,中国制造业产值超过美国,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也是在这一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公布,中国人口年龄金字塔呈现出明显的底部收缩、中间和顶部扩张的结构,劳动年龄人口比例有增有减。

劳动力需求和老龄化的趋势迫使制造业寻找新的模式。

机器人不是一个新话题。当时全球投入运营的工业机器人超过百万台,中国制造业也有机器人,出现在汽车制造、搬运、焊接等使用场景。在外资垄断的90、00年代,机器人主要是进口产品,价格昂贵,维护困难。只有家庭资源丰富的企业才敢早早尝试。

国内没有替代品,但是关键部位卡在脖子上。减速机、伺服电机、控制器都是进口的,自主研发的软件系统还处于探索阶段。成本下不去,利润上不去,能咬咬牙的企业屈指可数。但如果拿不回资本,就谈不上创新,于是行业陷入恶性循环,因为被外企打压而动弹不得。

绿色谐波转换。

这家在瑞士为ABB提供精密仪器的公司,率先突破了技术壁垒,创新了齿形。2009年底,成功生产出国内首台谐波减速器样机。几经调整,2010年绿色谐波减速器各项指标均达到日本企业同类产品标准。后来产品通过了ABB、库卡德国的“20000小时寿命精度测试”,远远超过及格线,达到世界水平。

国产品牌的介入,一定程度上冲击了过去的垄断格局。

国外公司为了维持市场,不得不降低价格,使得谐波减速器迅速降价30% ~ 40%。这就给了国产机器人回天的空间。当时,汽车和3C这两个下游行业正在迅速扩张,大量玩家带着资本离开了市场。近两年年均销量突破2万台,向中上游迈进,前景一片光明。

02 B2X

即使是今天刚入局的新玩家,站在迷宫的入口处,面对的也是和十年前一样的三叉:C端、B端、G端。

遵循消费电子的逻辑,大部分人都赌C端。细分,扫地机器人,引领

在这个赛道中,致力于清洁的科沃斯是佼佼者。2020年,科沃斯全球市场份额17%,仅次于美国的iRobot,营业额43.05亿元,出货量317.15万台。Roborock紧随其后,世界排名第三;此外,小米、美的、海尔等资深玩家强势奔跑,云鲸、贝蒂等新面孔奋起直追,市场格局格外清晰。

作为一个应用场景难以细分的品类,竞争梯队已经形成,剩下的无非就是技术和营销两边的你追我赶。

然而更有意思的是,自从2010年激光雷达成为扫地机器人的标配后,技术水平就有些弱了。即使是后来使用视觉传感器的VSLAM手机导航技术,在实际工作中也没有太大区别。另外,既然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解决一个痛点而生,那么营销的结果也只是打败竞争对手,而不是开拓一个广阔的新市场。

两面用力,两面受凉。反映在数据上,市场渗透率不足5%。这是每个C端玩家都会遇到的问题。

其实这个结果并不难理解:C端机器人的定位是帮助人们处理那些冗杂琐碎的事情,技术含量不大,体力消耗也不大。除了少数人因为身体条件不得不做出消费选择,大部分人的消费动机就一个字“懒”。但目前的C端机器人受困于技术,功能单一。如果要给所有“懒”的东西都配备机器人,一个一个开动,不仅太贵,而且费时费力。

与C端不同,B端机器人的问题不在于场景,而在于技术。

电商越做越大,物流机器人也时有诞生,成为to B赛道的典型代表。上游仓储阶段的机械臂和卡车接近工业机器人的范畴,用于仓库内货物的分拣和运输,节省人力和时间成本,为仓库爆仓问题提供了答案。国内龙头企业,如极客+,快仓,宋新等。基本都有年出货量10000台的水平,但和市场需求相比,还处于萌芽阶段。下游配送领域更接近服务机器人,被阿里、JD.COM、美团等电商巨头瞄准,而无人快递车争论多年,依然没有摆脱“雷声大雨点小”的帽子。

稳定性和智能性是以物流机器人为代表的B端产品完全取代传统模式的两大障碍。

有机构对国内市场的仓储物流机器人做过测评,结果是50个问题,从基本参数到电气安全。在测试过程中,50%的产品存在控制系统和上位机软件崩溃的情况,很多产品还存在障碍物盲区。

仓库环境封闭,易碎品、危险品多。一旦发生碰撞、火灾等事故,损失要以十万甚至百万为单位计算。到了户外,复杂的交通状况和路线分布更是更大的挑战。不仅要解决无人车面临的路况,还要想办法覆盖送货上门的“最后一公里”。按照目前的技术水平,物流机器人不具备大规模使用的条件。

抛弃B端和C端,通往G端的路并不容易。

基于公共服务,对接政府、医院、银行、学校,机器人似乎大有可为。尤其是在疫情常态化的背景下,不接触的要求催生了大量的类别。从最简单的查杀和巡逻,到互动引导和咨询,再到高精度的远程手术和自动化手术,每一条路似乎都写满了财富代码。

问题是G端的市场区域和应用场景是固定的。公共服务的提供者只有这么多,如果先进入市场的企业覆盖市场,很难找到可以占据的空间;需要机器人辅助服务的场景也比较有限。机器再聪明,人也不可能赋予机器人判案的权力。

自从机器人工业发展以来

显然,行业的繁荣不仅需要好的产品,还需要与产品高度匹配的受众。有时候,后者比前者更重要。不是被困在迷宫里的机器人找不到出口,只是还没等到出口打开。

“是工具还是人?”这个问题足以概括大众对机器人行业的质疑。无论是C端、B端、G端,还是长得像人、狗、车,用户都要有一个心理预期,来判断对机器人交付了多少信任。

如果你是人类,在交付简单工作时,你可以完全放弃。不需要偷偷观察哪里出了问题,坐在一边耐心等待就好。如果是机器,你就得睁大眼睛,防止不小心漏电走火,人工智能就变成人工智障了。

在人机交互的场景下,信任值的分配正好相反:如果是机器,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脾气不好偶尔抱怨也没关系;但如果你是人,就要考虑会不会招来不满,一旦发生冲突如何保护自己等等。

最能体现公众认知与行业偏差的,是舆论的走向。在众多关于机器人的文章中,两个讨论方向吸引了最多的点击量:完美世界和人类的末日。人们习惯于模糊想象和现实的界限,把科技社会和科幻作品等同看待。在这个人为同质化的过程中,机器人不再是一个产业,而是一个符号,它的伦理意义远大于物理意义。

显然,国产机器人很难实现大规模商业化。虽然有技术和功能上的问题,但更糟糕的是,大众还没有形成一个足够包容、能让机器人接受的价值体系。如何培育与机器人行业相匹配的文化生态,是整个行业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渗透基础教育,宣传舆论,大规模投放公共空间,似乎有很多方法。我们只需要等到我们一个一个地练习过之后,才知道哪种方法是最有效的。

家用机器人面临着从0到1的跨度,要么一无所有,要么

走向无限。自然,行业里有的是时间,不管什么时候天亮,总可以等;只是不知道出口打开的时候迷宫里还剩下多少玩家。

本文由辛某原创。

原标题:谁“杀”了国产机器人?

除已声明原创作品外,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编辑整理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选型/询价

在线选型报价小程序正加急开发中~_~,建议先关注我们公众号哟

加入社群 在线客服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