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科技与雷军(石头科技雷军)

石头科技与雷军(石头科技雷军)

石头科技与雷军(石头科技雷军)

在业绩增速下滑、股价大跌的时候,“扫地僧”Roborock遭遇股东集体减持,就连董也毫不留情。负面消息叠加,中小投资者瑟瑟发抖。

即便如此,仍有不少机构不断为Roborock摇旗呐喊,甚至给出了1500元的目标价。但是有多少人敢上车呢?

石头科技与雷军(石头科技雷军)

增长停滞

Roborock (688169。SH),主营扫地机器人,被投资者视为“白马股”和“扫地股”。过去一年,交上来的成绩单很难看。

公司最新披露的业绩快报显示,2021年实现营业总收入58.37亿元,同比增长28.84%;归母净利润14.02亿元,同比仅增长2.40%;扣非净利润首次负增长,同比下降1.52%至11.89亿元。当年前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仍保持一定增长,由此不难推断四季度业绩下滑明显。

虽然Roborock的盈利能力依然强劲,但业绩增长几乎停滞,这无疑给了投资者迎头一击。

要知道,2016年至2020年,公司公开业绩时,营业收入从18.3亿元飙升至45.3亿元;归母净利润从-1124万元跃升至13.69亿元,几乎完美诠释了科技创新板企业的高成长特征。

对于2021年的业绩,Roborock解释称,受外部因素影响,全球运力紧张,集装箱滞箱、跳船、运输周期不畅等突发情况频发,对公司收入增长造成一定影响。

此外,2021年下半年,公司加大了研发投入;d和销售费用,从而影响了年度业绩。

更深层次的原因来自残酷的市场竞争。

中国扫地机器人90%的销售渠道来自线上,电商渠道呈现超强态势。2020年,科沃斯以41%的市场份额独占鳌头,小米、Roborock、云鲸分别以16%、11%、11%的份额征战第二阵营;线下渠道由于科沃斯布局较早,市场份额超过80%。

过去一年科沃斯依然占优,第二梯队竞争更强。

从2020年开始,Roborock突然加大了市场投入。当年销售费用飙升75.14%至6.2亿元,远超当年7.74%的营收增幅。

去年,该公司宣布签约交通明星肖恩肖(Sean Xiao)为其代言人。当年前三季度销售费用超过5亿元。

石头科技与雷军(石头科技雷军)

雷军补刀

在Roborock发布业绩报告的当天,公司一批股东和董约好,集体宣布减持,不可避免地进一步引起中小投资者对公司未来的担忧。

Roborock创始人、实际控制人常静,2006年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曾就职于傲游、微软、腾讯、百度等大公司,期间有过短暂的创业经历。

“劳动人民”的日子不好过。2011年和2012年,他在微博上抱怨上幼儿园又难又贵,挤地铁时差点被车门夹住。那时候他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只是在他成功之后,他才被翻译成故事。

直到2014年,他带着几个合伙人成立了Roborock,开始了在扫地机器人领域的创业,他的人生开始发生质变。

扫地机器人不是常静的原创。早在2001年,瑞典家电巨头伊莱克斯就研发出了第一台扫地机器人Trilobite,由于价格昂贵,缺乏智能,无法完全推向市场。

很多年后,市面上的扫地机器人还只是“成人玩具”。网络上,说它像智障的笑话比比皆是。

石头科技与雷军(石头科技雷军)

成立不久,Roborock就得到了雷军的投资,因此,在常静眼里,“雷总是一个好向导”。

雷军的投资不仅解决了

早期的Roborock只是小米的代工。2016年9月,小米定制“米家智能扫地机器人”上市。2016年和2017年是小米ODM的营收,占公司总营收的90%左右。直到2017年和2018年,公司陆续推出自有品牌石头和小瓷砖,对小米的依赖逐渐降低。去年上半年,双方关联交易金额已降至2%。

对此,外界理解为Roborock是要去小米化工,但在常静眼里,公司从创立那天起就不想做ODM企业。

如果石头要离开小米,雷军也要离开石头。

此次拟减持的股东包括天津金米、高蓉、祁鸣等风险投资机构。雷军间接控制的天津金米持有公司6.87%的股份,为第三大股东。

早期个人投资人丁迪、核心员工持股平台石器时代、董事兼副总裁万、财务总监王轩、董事兼董事会秘书等都加入了减持大军。

按照各股东减持上限计算,预计减持总额将超过46亿元。

石头科技与雷军(石头科技雷军)

疯狂抢钱

2020年2月21日,创立仅5年半的Roborock以271.12元/股登陆科技创新板,创下科技创新板新股发行价纪录。

上市不到一年,2021年12月16日,公司股价突破千元,成为继贵州茅台之后沪深两市第二只千元股。

2021年2月22日,除控股股东常晶外,其他pre-IPO股东所持股份陆续解禁。此时公司股价仍处于高位。股东不惜减持,开启了抢钱模式。

徐达来和雷军在后面带头。3月16日至4月14日,以954.8元至1205.01元的均价减持5.94亿元。

公司董事吴震、毛国华、万、紧随其后。当年3月9日至5月28日,以935-1111元/股的均价减持,分别套现4.22亿元、4.22亿元、1.84亿元、1.84亿元。

公司的ESOP平台石器时代也没有犹豫。3月1日-6月11日以918-1472.88元的均价抢了一波高点,累计套现16.21亿元。

天津金米、祁鸣、高蓉等知名投资机构现阶段均以1000元左右的均价分别套现16.5亿元、8.26亿元、8.28亿元。

第一轮减持结束后,全体股东紧锣密鼓地开始了第二轮减持。

据斑马消费初步计算,仅前两轮减持期间,全体股东就从二级市场套现近90亿元。

石头科技与雷军(石头科技雷军)

2021年6月21日,Roborock股价攀升至1492.94元高位,总市值直逼千亿。之后股价震荡,很难回到这个高位。

今年以来,Roborock股价持续下跌,2月25日收盘价为649.0元,总市值为433.57亿元。

上市之初,常静通过内部信表达了自己的心声:“要看淡上市,忘记股价。”现在,他真的能做到内心安静吗?

原标题:雷军“补刀”Roborock

除已声明原创作品外,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编辑整理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选型/询价

在线选型报价小程序正加急开发中~_~,建议先关注我们公众号哟

加入社群 在线客服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