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时代,拖拉机背后的万亿市场。

一辆拖拉机变成了机器人

本文是袁琪资本的第128篇原创文章。

分析师)郑淼

随着全自主移动机器人(AMR)的热潮,机器人开发商正逐渐将市场推向行业之外。他们将触角伸向了价值5万亿美元的市场,——自动化农业。为了满足自动化农业的需求,种植者需要准确的作物生长和整个生长季节的健康信息,完成播种、灌溉、收获等。效率更高。以前一些自动化农场使用无人机检测数据,但无法捕捉到地面以下的信息。对于地面探测,需要额外的基础设施,如电缆或无线电信标,这是非常有限的。

然而,对于自动化农场来说,AMR的出现无疑改变了整个局面。首先,AMR具有自主移动的能力,它可以在任务驱动下移动到指定区域的工作区域。机械动力的这种优势取代了用固定设备覆盖区域所带来的规划问题。其次,AMR也是一个百宝箱。一个AMR可以执行多种任务,因此不再需要依赖不同的设备进行协作,这大大降低了自动化链的复杂性。

2018年,关于农业的AMR层出不穷,但大多处于实验室阶段。例如,剑桥咨询公司(Cambridge Consulting)的农业AMR Mamut可以探索农田,并在单个植物的水平上大规模捕捉健康和产量数据。通过自动数据采集,为种植者提供有规律、准确、可操作的作物信息,以便他们预测和优化产量。

2020年之前,这个领域最知名的创业公司叫FarmWise,是一个除草机器人。它可以在作业过程中使用计算机视觉判断杂草和作物,并通过位于机器人底盘上的除草臂清除杂草。

这个项目在2019年9月获得了1450万美元的A轮融资。FarmWise设计的除草机器人曾被认为是农业AMR的标准型号。——未来的灌溉、种植、采摘机器人被认为是按照这种模式设计的:一方面,机器人的整体容量足够大,可以容纳更多的工具,另一方面,车罩可以保证遮挡阳光,内部电脑可以在低温下运行。

然而,进入2020年后,几乎所有的农业机器人创业公司都采用了将拖拉机改造成农业AMR的设计思路。比如刚刚被John Deere收购的Bear Flag,2021年完成2000万美元A轮融资的Moarch拖拉机。尤其是进入2021年后,甚至没有一家公司像FarmWise和剑桥咨询这样自己设计农业AMR。

机器人时代,拖拉机背后的万亿市场。

先有生意,后有技术

如上所述,起初,大部分农业AMR设计都是原创的,直到2020年,市场上将不再有各种颜色的原创农业机器人,取而代之的将是拖拉机的改造。归根结底,是资本发现了“拖拉机”这个词比“机器人”这个词更适合农业这个事实。

2021年,一个工厂使用的AMR的售价约为3万美元,还不包括任何软件成本。如果你想以服务集群的形式购买多个可以配合任务的AMR,每个AMR的售价会再次提高。与此同时,John Deere 6 b-1404 A售价仅为4000美元,一辆由改装拖拉机生产的农用AMR售价约为1万至2万美元。

虽然改装后的拖拉机无法像剑桥咨询公司推出的FamrWise和AMR那样实现毫米级的精确运动,但实际上更适合客户。以前农用AMR是电力驱动,拖拉机有柴油动力系统,性价比更高。一辆世界闻名的约翰迪尔6 b-1404 A,最大输出功率140马力,油箱容量265升,成本远低于过去的农用AMR,但行驶距离更长。对于农业种植来说,1毫米的误差,10厘米的误差,在一亩地的尺度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真正需要自动化农业的用户,基本都是坐在几十亩的土地上,不太在意原始机器人和改装拖拉机的运动误差。

此外,拖拉机诞生至今已有200多年,其整车设计、制动总成、材料选择都达到了非常成熟的水平。现在一台拖拉机可以稳定运行10年以上。与此相比,仍然没有在现场工作2年以上的原创设计的AMR。

对于机器人制造商来说,机器人是耐用设备,在运行过程中除了基本的燃料或能源,没有其他消耗品。拖拉机不仅很好地契合了这一点,而且改装后带来了更多的新能力,大大提高了其附加值。根据约翰迪尔的财报,一台拖拉机的毛利率在33%左右,但熊旗改装的拖拉机AMR可以达到50%以上的毛利率。

当然,也有一些机器人厂商采用了新的商业模式:RaaS(机器人即服务)。White Robotics就是这样一家公司。他们把拖拉机改装成机器人后,可以实现从喷药收割到播种播种的全自动作业。然而,蓝白机器人公司不向客户出售机器人产品。相反,客户会根据当地的土壤、气候和使用时长,按次购买公司的农业机器人服务。

虽然买断制是农民购买农具的默认支付方式,但蓝白机器人公司的发言人表示,他们的客户更喜欢通过服务来支付。这是因为机器人对农场来说是新的,即使它仍然是拖拉机,但在实际操作中仍然与传统拖拉机相差很远。大多数养殖户认为,与其花几十万买几台农用AMR机器到自己的农场,不如以每月几百到几千元的价格观察几个月,等机器达到心理预期后再做长远打算。

机器人时代,拖拉机背后的万亿市场。

农业AMR的市场前景

到2021年,全球84%的种植活动都是手工完成的,但全球农耕领域的工人每年的成本却增加了10%左右。在某些特定领域,工人的价格已经远远超过机器人。

以葡萄采摘为例,美洲驴农业AMR的功能就是葡萄采摘。该公司总共售出了90台机器人。这种机器人采用996工作制,每天在葡萄地里自动行走100-300英里。机器人会拉着一辆250磅的大车,在高温下行走数英里,而农场工人可以站在阴凉处打包,这可以让工人每天多收获48%的水果,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上升。Burro的首席执行官查理安德森(Charlie Andersen)说,农民只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就可以用Burro带来的利润弥补他们的成本。

根据透明市场研究的调查,目前农业机器人行业的复合增长率为24.1%,预计2024年将超过50亿美元的市场。其中,亚太地区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增长点。

同时涉及到第二个问题。中国农耕面积140万平方公里,主要分布在东部沿海季风区,集中在东北、华北、长江中下游、珠江三角洲等平原、山地盆地和广大丘陵地区。然而,这些地区的气候、含水量和温度变化完全不同。此外,还有水田、梯田等不适合拖拉机开垦的农业用地。

根据中国农业普查结果,中国有2690万台拖拉机、513万台中耕机、825万台旋耕机、652万台播种机、68万台插秧机、114万台联合收割机和1031万台机动脱粒机。这说明中国有足够大的拖拉机基数和拖拉机可以开垦的地形上的客户。

另一方面,我国自走轮式谷物收割机18532台,玉米联合收割机22367台,履带式水稻收割机53969台,半喂入式水稻收割机3258台。这说明中国目前的自动化农业水平较低。农业AMR能否在中国成功推广,需要技术本身足够硬,也需要产品营销和商业模式。RaaS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另外,农业AMR不像传统的自动化机器。虽然技术含量更高,但是操作起来更容易。以联合收割机为例。操作前,必须将割台和拨禾轮降至工作位置,然后根据作物生长、成熟度和湿度调节无级变速。转弯的时候要折割台,粮仓倾粮的时候不能降低发动机转速等等。对于农业AMR来说,只需要在购买时设置好工作地点和收获时间,机器就会自动运行,为客户节省了很多操作。从产品来看,操作越简单,付费意愿越高。

当然,对于中国农业自动化领域来说,补贴的力度也是极其重要的。2021年7月,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发布强农惠农政策,明确提到高端、复式、智能化农机产品补贴预计比例提高到35%,农业AMR自然位列其中。

国内也有一些公司在尝试创建农业AMR,如苏州田波、农业科技大学等。但技术和产品还处于早期。然而,中国有强大的拖拉机工业基础,还有中国易拓集团,可以与约翰迪尔竞争。充足的基础设施可以孕育出属于中国的农业AMR轨道。

本文由微信官方账号袁琪资本原创。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如需转载,请联系袁琪酱。

除已声明原创作品外,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编辑整理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选型/询价

在线选型报价小程序正加急开发中~_~,建议先关注我们公众号哟

加入社群 在线客服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