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科技扫地机器人年度销量(石头扫地机器人风投)

文与黄芳华

出产牛道财经(牛道财经)

2021年9月,Roborock在北京昌平朱辛庄地铁站旁买了两层楼,楼顶已经挂上了Roborock的招牌。

往北不到500米,就是小米智能产业园,小米在北京落地的第三个园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今天这两栋办公楼紧挨着。

这两个人曾经很亲密。小米曾经是Roborock的投资人和重要销售渠道。后者成立初期,扫地机器人主要通过前者渠道销售,Roborock的扫地机器人如果没有小米初期的渠道支持和品牌背书,是否还能卖得好。

现在,Roborock成了“叛逆者”,和华米一起,成了小米生态链裂痕的“见证者”。

01 疯狂套现

雷军持有的Roborock股份在解禁后持续减少,被市场认为是Roborock脱离小米生态链的表现。

2021年2月,Roborock的股份解禁到期,大量限售股将对股价构成压力。看好企业长期价值的股东一般会考虑延迟出售或降低减持速度。

顺威资本第一轮减持,仅用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减持计划,共减持50万股,共减持5.49亿元。

4月1日,Roborock再次迎来多只股票的解禁,这些股票仍由顺为创投三世()有限公司持有。本次上市流通的限售股数量约为593万股,占Roborock总股本的8.87%,是顺为资本第一轮减持所持股份的10倍。按照目前的市价,顺为资本此次解禁的股价约为30亿元。

石头科技扫地机器人年度销量(石头扫地机器人风投)

虽然顺为资本减持解禁股的情况和进展尚未披露,但顺为资本去年减持Roborock股份的决定足以让投资者担忧。

除了顺为资本,同属于雷军的天津金米也在减持。

石头科技扫地机器人年度销量(石头扫地机器人风投)

石头科技扫地机器人年度销量(石头扫地机器人风投)

在Roborock的第一轮减持中,天津金米出售了133万股Roborock,占总股本的2%。减持后持股比例为6.89%。

上市之初,雷军控制的顺为资本和金米投资合计持有24.7%股权,是除创始人常静外的第一大股东,IPO摊薄后占比18.53%。到去年三季度末,顺为资本和金米投资合计持股15.75%。今年2月披露金米投资计划继续减持2%,完成后持股将进一步降至13.75%。

Roborock上市后,股价一度涨至每股1492元,成为科技创新板最高价股票。现在股价连续跌到500元以下的份额,300多亿的市值蒸发了2/3。

除了受到市场正常波动的影响,Roborock股东不计后果的“杀鸡取卵”减持现金也对市场产生了影响。

一个连投资人甚至创始团队都在加紧抛售的公司,如何让市场投资人安心?

2021年2月22日晚间,Roborock发布公告称,石器时代、鼎迪、顺为、天津金米、高茂国华、吴震、万、等10名股东拟减持股份不超过739.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11.10%。

值得注意的是,首轮减持名单包括早期投资人、员工持股平台、作为核心投资人的雷军系小米和顺、企业的董等。

Roborock的一系列减持震动了市场四个点。

一个是时间紧。Roborock刚刚解禁期就上市一年,所以每便利都加紧减持,甚至顺为资本一个月就完成了首轮减持,完全无视市场情绪对企业股价的影响。

第二,金额高。第一轮,Roborock在公司的持股高达739.75万股,占总股本的11%。

三个字是核心。从普通投资人到小米这样的核心投资人,再到创始人之一的毛国华,再到董等高管,除了长泾Roborock之外的所有参与人都在减持,像分一块蛋糕怕起步慢。

第四,吃相难看。大规模解禁会对投资者的信心产生影响。解禁当天,Roborock股价暴跌13%,而原有股东不顾市场情绪开始减持,也导致Roborock股价进一步下跌。

但上市之初,常静曾通过内部信表明:“要看淡上市,忘掉股价。”这句话我现在不知道怎么读了。

02 恩情和决裂

Roborock在产品层面与米家脱钩,呼应了雷军的疯狂减持。

与Roborock小米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2017年9月,Roborock推出了首款以石头命名的智能扫地机器人。

以小米的口碑和渠道,小米生态链企业早期基本不愁销量,石头也可以。

Roborock认为,它非常依赖小米渠道,但也是在这个时期,小米带来了它的销售。

2016年至2018年,Roborock扫地机器人销量一路攀升,营收分别为1.83亿元、11.19亿元和30.51亿元。招股书显示,米家定制品牌产品Roborock的营收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8.58%、88.36%和47.16%。

Roborock对小米的依赖可以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看。Roborock在招股书中列出了与小米相关的十大风险,从销售渠道到代工厂更换、专利、毛利等。越到后来,石头越把小米当成自己发展的绊脚石。

但同时Roborock也要明白,所有这些风险才是Roborock在2014-2016年前三年最大的优势。

当时国内扫地机器人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如果不是小米强势品牌的背书,那时候很难说单单Roborock就能做出好的产品,教育市场。

至今,Roborock还津津乐道于小米第一批扫地机器人上线时用户好评100%的辉煌纪录。

Roborock的钥匙先生,雷军是一个。在Roborock创始人常静眼里,“雷永远是一个好向导”。

其实小米对石头的投资很早。在后来的一篇报道中提到,小米的投资者访问时,石头的原型仍然“腐烂”,Roborock的研发进度被推迟。

2016年秋,米家扫地机器人发布,由Roborock承包。

从2014年6月到2016年8月,Roborock花了两年时间研发生产扫地机器人,这应该是Roborock和小米关系最好的时期。直到2017年9月,Roborock推出了自主品牌的扫地机器人。

然而,2017年之后,Roborock不再想给小米打工,开始走自主品牌的路线。

Roborock想做自己品牌的扫地机器人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常静提到不想一直给小米打工,一个是雷军严格限制的小米生态链企业低毛利。

“排雷”成为Roborock的重点方向。

2019年,Roborock营收结构发生变化,自有品牌营收占比大幅提升。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Roborock自有品牌销售额占比分别为65.73%、70.72%、98.23%。

自主品牌占比提升最明显的优势就是毛利率的提升。Roborock制造的小米机器人毛利率一直在20%以下。随着自主品牌销量的增长,Roborock的毛利率从2016年的19.21%增长到2020年的51.32%。

但同时,Roborock也承担了离开小米的成本。

最直接的是,没有了小米的渠道,Roborock的营销费用飙升。

在毛利率提高的同时,去小米化也让Roborock的销售成本逐渐提高。2021年前三季度,Roborock的营销费用达到5.13亿,占总收入的13.4%,同比增长39.4%。

03 战场相逢,成为对手

如今,Roborock和小米在同一个战场上,针锋相对。

但就扫地机器人市场而言,竞争更加激烈。

一个是整体销量在下降。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行业线上销售额下降19.3%,2021年扫地机行业线上销售额下降10.7%。

另一方面,新老对手给石头的压迫感都不小。

奥维云网最新数据显示,石头扫地机器人线上零售份额已经超过小米,位居行业第三。在它面前,既有老对手科沃斯,也有新对手云鲸。云鲸扫地机器人首款扫地机器人于2019年上市,超过Roborock和小米的线上零售份额,排名第二。

小米的扫地机器人也成为了Roborock的新对手。在第一代扫地机之后,石头为小米开发了手持吸尘器。目前这两款产品还是米家代工生产,但是石头并没有为小米开发扫拖一体产品。小米已经培育了一个新的生态链企业,米云和追逐。2019年下半年,推出两款扫拖米家扫地机。

今天小米老板推广的扫地机器人系列是2018年4月小米顺为的投资。

除了扫地机器人,常静和雷军在造车领域也是“一步到位”。

2021年3月30日晚,小米集团发布公告,正式宣布造车,初期投资100亿元,未来10年预计投资100亿美元(约合657亿元人民币)。小米集团CEO雷军也将出任智能电动车业务CEO。

与此同时,Roborock也进入了汽车制造领域。

常静于2021年1月8日创办了上海洛克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而早在2021年初,就有消息称,威马汽车前CTO冯岩已经加盟。

目前公开信息显示,罗罗汽车首款车的定位是标杆奔驰G系列的越野车型。希望借助增程技术,单次续航超过1000公里。常静出任洛克汽车董事长,2021年底完成1亿美元融资。腾讯集团是领投方,投资机构红杉也参与了投资。

此外,据报道,常静已经不再参与Roborock的日常运营,工作重心放在汽车产品上。

新势力造成了一个被认为是200亿的项目,连小米都被质疑。

对于长京来说,尽管有Roborock、李斌、李想、小鹏、雷军等上市明星企业的历练和背书,在行业内,哪个不是业务运营经验丰富,却依然避免不了造车的坑,相比之下,长景的优势就没那么明显了。

最关键的是,这次创业,长京不能像Roborock早期那样,由小米做后盾。

原标题:扫地机器人的资本故事,Roborock能告诉投资人多久?

除已声明原创作品外,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编辑整理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选型/询价

在线选型报价小程序正加急开发中~_~,建议先关注我们公众号哟

加入社群 在线客服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