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沃斯最新分析(科沃斯的业绩)

作者/陈

编辑/孟慧媛

科沃斯以“扫地”著称,一直是“懒人经济”的代表之一。

2022年4月23日,科沃斯公布2021年全年营业收入130.86亿元,同比增长80.9%。归母净利润20.1亿元,同比增长213.51%。

这意味着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创历史新高。

在利好刺激下,科沃斯4月25日表现相对强势,但整体情况不尽如人意,市值损失近千亿。

那么,头上顶着“扫地第一机器人”光环的科沃斯是如何从纵横交错到被冷落的呢?在愈演愈烈的竞争下,科沃斯的“老资本”还能撑多久?为什么科沃斯的“戴森梦”无法实现?

业绩向上,市值向下

科沃斯的年报可圈可点。

比如高端产品已经初见成效,零售价在3500元到6000元的产品销售占比从2020年的5.11%提升到2021年的41.33%。

但年报是过去的事,资本市场更关注未来,关注科沃斯的高增长在“懒人经济”爆发下能否持续。

可惜科沃斯给不了资本市场需要的预期。

2021年一季度,科沃斯营业收入增长131.04%,净利润增长726.61%。到2022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2.01亿元,同比增长43.90%;归母净利润4.24亿元,同比增长27.20%。

很明显,科沃斯的增长有所下滑。

此外,2021年第四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8.42亿元,同比增长56.6%;归母净利润6.8亿元,同比增长73.8%。

也就是说,营业收入下降了33.89%,净利润下降了37.65%。

一知半解,科沃斯的软肋已经显现。

科沃斯财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股权激励摊销费用增加9141.19万元。即使剔除这一因素,也改变不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环比双双大幅下滑的趋势。

在此背景下,科沃斯被资本市场“扫地出门”。

其股价从2020年4月的17.90元低点上涨至2021年7月的252.71元,市值达到1446.26亿元。之后要么是下跌,要么是下跌途中,中间几乎没有阻力。

截至2022年4月23日,科沃斯周k线呈现空头排列,月k线出现六连阴,市值仅剩572.3亿元,缩水873.96亿元。

今天的孤独与过去的光鲜形成对比,令人尴尬。

风险投资人Vesting告诉锌秤:“科沃斯遭遇‘三杀’。一是扼杀了估值,基本面无法支撑市值上涨,导致价值回归;二是杀戮逻辑,赛道上玩家众多,颠覆性创新频频出现,导致压制力度不够;三是杀业绩,2021年业绩兑现,与2022年高增长‘造假’叠加。”

事实上,科沃斯创始人钱创办的泰一开选择了清仓减持,而顶级基金经理谢志宇选择离职,市值“雪崩”早有先兆。

智能清洁赛道玩家辈出,科沃斯陷入“合围”

信心崩溃的背后是科沃斯的护城河不够宽。

科沃斯作为扫地机器人赛道上最早的玩家之一,在品牌建设和市场洞察上颇有建树,所以他的先发优势是显而易见的。然而,他的先发优势并没有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多家研究机构数据显示,科沃斯国内市场份额常年保持在50%左右。

一位互联网观察人士告诉锌秤:“智能清洁是一个增量市场,市场蛋糕在不断扩大。市场竞争虽然激烈,但远没有激烈到如此地步,科沃斯缺乏走出自己舒适区的动力。”

从外观上看,智能清洁赛道火热,后来者层出不穷。有四通、云鲸、追日等创业型公司,也有海尔、美的等家电霸主,还有小米、华为等互联网巨头跨界。凭借在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等领域的技术优势,作为w

毕竟钱越多越热闹。

这样一来,科沃斯赢得市场的难度越来越大,其竞争格局也因此变得微妙起来。

比如Roborock在2016年切入赛道,借助激光雷达导航技术和SLAM算法打开市场。短短几年,成为国内仅次于科沃斯的第二。

再比如,同样在2016年结束的云鲸,凭借“基站机器人”的自动清洁拖把设计,抢占了拖地扫地的空白点,在细分领域抢占了先机。

换句话说,后来者通过技术创新,抢占了市场空白点,开辟了细分赛道,从而与科沃斯竞争。

从底层逻辑来看,科沃斯的“重营销轻研发;d”的做法没有改变,在这场智能清洁技术的军备竞赛中处于劣势。

公开资料显示,R & amp科沃斯2021年的研发支出为5.49亿元,占收入的4.20%。2019-2020年d投资占比分别为5.22%和4.67%,呈逐年下降趋势;销售费用32.37亿元,同比增长107.39%,占营收的24.74%,是研发费用的近6倍;d投资。

无独有偶,据《中国企业家》报道,科沃斯2018年上市后,钱董琦交由儿子钱诚,而R & amp从2019年开始,科沃斯的投资逐年下降。

因此,有一种声音认为,在钱诚的掌舵下,科沃斯抛弃了多年来精心打造的“自力更生”的人事体系,这与当前中国科技企业寻求掌握核心科技的大趋势不符。

某私募股权投资部经理陈廷涛告诉锌秤:“对于一个科技企业来说,技术是基础。如果技术不断输出,产品实力可以不断升级,商业壁垒可以不断竖起,让后来者望而却步。靠营销,久而久之会给消费者‘智商税’的印象。”

“戴森梦”,何时醒过来?

简而言之,科沃斯在创新方面已经落后了,从行业的领导者变成了跟随者。

对此,从CES 2022创新奖榜单中也可以看出,有四个中国本土扫地机器人品牌入围,分别是宝乐的升降激光头AI扫地机器人、云鲸的自动洗拖扫地机、四通的吸尘扫地机器人和TCL的吸尘机器人。列表中没有科沃斯。

事实上,科沃斯的创新很多,但很难得到业界的认可。

比如“家电圈”曾经评价:“(科沃斯)推出了YIKO AI语音助手,从过去的手机APP升级为直接的人机语音交互。这个变化可能会让科沃斯‘沾沾自喜’,但是放眼整个家电市场,语音控制是已经推广了N年的‘老东西’了。其实现在企业自己发展也没必要。可以借助第三方科大讯飞,甚至百度、JD.COM、腾讯等已有的语音交互功能直接植入。而且语音识别更丰富。”

需要注意的是,在科沃斯中力求标准的戴森是从创新开始的。

戴森创始人詹姆斯戴森(James dyson)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找到别人忽略的痛点,花精力去解决。”

说白了,创新设计就是用来挖掘股市的增量。

在这背后,戴森的年度研发;d投入占40%左右,累计专利10000多项。根据爱奇艺的数据,科沃斯拥有1316项专利,其中外观专利311项。

对此,科沃斯也知道自己渴望借助外力弥补短板。

于是,2020年5月,科沃斯和iRobot签署了OEM协议和技术授权协议。” iRobot将向科沃斯授权其独特的Aeroforce技术和相关知识产权.”

尽管如此,科沃斯和戴森之间的技术差距仍然无法逾越。

总而言之,火热的智能清洁赛道上正在进行一场马拉松比赛。科沃斯暂时处于领先地位,但终点线还远未到来。赛道上的弯道还有机会超车。毕竟创新是最宽的“护城河”。

然后,钱程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原标题:净赚20亿。科沃斯为什么笑不出来?

除已声明原创作品外,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编辑整理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选型/询价

在线选型报价小程序正加急开发中~_~,建议先关注我们公众号哟

加入社群 在线客服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